一桩36年未破的悬案,整个家族都是嫌疑人,让法官崩溃自杀!

法国新闻 11天前 7

阳光之下一定会有阴影,在隐秘的角落中,人性的丑陋和令人难以想象的犯罪事件在悄悄上演。

今天,小编要给大家说的是一桩36年仍未破获的男童谋杀案件,事件发生后的36年里,悲剧仍然不断发生:压力过大的死者父亲开枪射杀了自己的家人,负责调查此事的检察官不堪重负选择自尽……

这就是震惊全法的格里高利谋杀事件(L'affaire Grégory Villemin)。

2020年12月,法国第戎法院证实已经重新启动了对格里高利谋杀事件的调查,再度引起了全法国的关注。这起案件看似简单,背后却疑点重重,像一片乌云悬在法国司法部门以及法国警方的头顶,如鲠在喉。

案件始末

一切的起点在1984年10月16日,这天下午,法国孚日省的Lépanges-sur-Vologne小镇警察局接到了一起报案,报案人名叫克里斯汀·维勒明(Christine Villemin),她4岁的儿子格里高利·维勒明在家里无缘无故失踪。

这个可爱的小男孩就是格里高利

接到报警之后,警察局立刻派出警力在当地展开搜查,当晚9点15分左右,警察在距离维勒明一家7公里的孚日河中发现了他,然而此时小格里高利早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当小格里高利被找到时,他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绳子捆绑了起来,毛线帽盖住了他的整张脸。

被打捞起的小格里高利 图源:Photonews

次日,格里高利的父母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写道“领导,我希望你死于悲痛。你用钱也买不回你的儿子,这就是我的复仇”。而根据信件上的邮戳显示,这封信正是在前一天下午5点15分寄出的。而在同一天的下午5点左右,格里高利的表叔声称接到了一通匿名电话,对方说到:“你的侄子已经被带走了,我报仇了,我把他扔进了孚日河。”

死者父母收到的威胁信

年仅4岁的孩子被活生生溺死,案件惨无人道,而神秘的杀人凶手更是让这起事件多了几分戏剧性。于是,小格里高利谋杀事件立刻吸引了全法国媒体的关注。

当时报刊对这件事情的报道

谁是乌鸦?

这起案件中,关键点莫过于写匿名信又打威胁电话的人了,警察给这个人起了个代号为“乌鸦”(corbeau)。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乌鸦”第一次骚扰格里高利一家了。

从1981年开始,格里高利的父母就不断接到诡异的匿名电话。起初,这些电话被接通之后,对面没有任何声音。随后,对面开始传来歌声、对话声,最后一直发展到对格里高利一家的威胁。

小格里高利溺亡之后,警方通过调查发现,从1981年一直到1984年,乌鸦打给格里高利父母的匿名电话多达1000通,还有许多起打给了格里高利的祖父母。电话中,经常出现两个声音:一个是声音嘶哑的男声,另一个则是女性的声音,而这两人对维勒明家族事无巨细都了如指掌。

很显然,乌鸦清楚了解维勒明家族的情况,警方坚信乌鸦就是杀人凶手,而乌鸦很有可能也是维勒明家族的一员。只要能够抓到乌鸦,案件自然就能解决。但是令人想象不到的是,随后的几十年里,疑似乌鸦的嫌疑人无数,但是真正的乌鸦却永远藏在阴影里。

整个家族卷入旋涡

在对检方的调查过程中,家族里的许多人都成为了怀疑对象:

受害人的表叔

首先被怀疑的是小格里高利的表叔Bernard Laroche,他和格里高利的父亲让·玛丽·维勒明(Jean-Marie Villemin)从小就是玩伴,但是随着两人长大,让·玛丽事业有成,在一家汽车修理厂担任领班,家住大房子,让Bernard Laroche心生妒忌,二人也渐渐疏远。

事件发生之后,Bernard Laroche的小姨子Murielle Bolle更是向警方证实曾经看到自己的姐夫在事发当天带走了一个外形类似格里高利的小孩,随后又一个人返回。

Bernard Laroche和Murielle Bolle

警方立刻拘捕了小格里高利的表叔进行调查,但是对方却坚称自己被冤枉。几天过后,他的小姨子Murielle Bolle也忽然改变了口供,改口称自己一直和姐夫在一起,对方是无辜的。许多人都猜测Murielle Bolle出于家庭压力被迫改变口供,但是由于证据不足,法院无法给Bernard Laroche定罪,1985年2月4日,他被无罪释放。

受害人的母亲

同样被怀疑的还有小格里高利的母亲克里斯汀·维勒明。有人声称,案发当天曾经看到克里斯汀出现在邮局,而警方在比对字迹之后也发现她和乌鸦的字迹确有相似之处。随后,调查人员更是在维勒明家的地窖里发现了与捆绑格里高利一样的绳子。

但是克里斯汀却坚决否认这项指控,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当时已经怀孕6个月的她甚至绝食11天表达抗议。检方对克里斯汀的调查一直持续到1993年,最后官方得出结论,认为笔迹和绳子的证据都站不住脚,克里斯汀被宣布无罪。

但是“亲母杀子”的传闻早已通过媒体报道被传得沸沸扬扬,许多人坚信克里斯汀是杀害亲生儿子的凶手,这位母亲的名声扫地,被众人唾弃。

受害人表叔的小姨子

随后,格里高利的父母又对Murielle Bolle,也就是格里高利表叔的小姨子,提出控告。他们认为,Murielle Bolle很有可能向小格里高利注射了胰岛素导致对方昏迷之后,带走了小格里高利。

Murielle Bolle的母亲患有糖尿病,需要定期注射胰岛素,而每次进行注射的时候,Murielle Bolle基本都在场。对她来说,拿到胰岛素并进行注射并不是难题。而事发当天,Murielle Bolle也确实曾经出现在维勒明家附近。

不过这一指控最终被调查人员以“证据不足”而推翻。

随后的几十年里,警方多次重启小格里高利谋杀案,他们询问了上百名证人,比对查询了2000多封信件,提取了受害人身上的DNA……但是都没有足够的证据找出真凶。

小格里高利的祖父母、姑姑以及舅公舅婆也都成为了检方的怀疑对象,调查之中,每个人似乎都有作案嫌疑,但是证据又不足以对他们定罪。

如图,橙色为在2017年的调查中被起诉的家庭成员

悲剧不断的36年

小格里高利事件发生之后,悲剧不断降临在涉事人的身上。

格里高利的父亲让·玛丽坚信格里高利的表叔Bernard Laroche就是杀害儿子的凶手。1985年2月4日,Bernard Laroche被释放,而当天,让·玛丽就向记者媒体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以及想杀死“真凶”为儿子偿命的想法。

一个月后,让·玛丽失去理智,拿着一把手枪拦住了下班回家的Bernard Laroche,开枪结束了对方的性命,而让·玛丽也因为故意杀人被判处了5年有期徒刑。

格里高利的父亲被警方逮捕

维勒明一家更是因此内斗不断,相互甩锅。小格里高利的母亲克里斯汀被整个维勒明家族唾弃,家族的亲戚逢人便对克里斯汀大发牢骚,一口咬定她就是杀人真凶。

而当年负责调查此事的法官Jean-Michel Lambert被人指责调查不力,悬案多年未决的矛头全部指向了他。在层层压力之下,2017年,这名已经退休的法官选择自杀。他的尸体脖子上缠着领带,头上套着塑料袋,死状离奇。

格里高利谋杀案的法官Jean-Michel Lambert

警察还找到了他留给妻子的一封信,信中,Lambert表示自己被当成了替罪羊,而他已经没有了继续抗争的力气。

这个案件被Netflix制作成了纪录片《谁杀了小格里高利》,法国作家Philippe Besson还以这个故事为蓝本,写成了小说《十月的孩子》。

网飞纪录片《谁杀了小格里高利》图源:网飞

时隔36年,小格里高利谋杀事件依旧让全法国人挂心,在事件背后,暴露出的不仅仅是复杂的人性,还有法国司法部门的软弱无能。

截至今天,小格里高利谋杀事件依旧没有结论,至于谁才是真凶,或许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答案……


上一篇:欧洲的新冠病毒现在到底是第几波了?
下一篇:警方破获专门打劫奢侈品店少年犯罪团伙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